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一路走来,岁月留下的斑驳记忆,一季花的落败,充满了惆怅的喟叹。或许,我们终无法冲破这平仄的光阴,挽不回似水年华,如花美眷。此去经年,韶华芊芊。用一颗如水之心,执一份美好,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生命是盛开的花朵,美丽舒展,绚丽多姿

生命是盛开的花朵,美丽舒展,绚丽多姿

生命是盛开的花朵,美丽舒展,绚丽多姿;生命是精美的小诗,清新流畅,意蕴悠长;生命是优美的乐曲,音律和谐,宛转悠扬;生命是流淌的江河,奔流不息,滚滚向前。

不期许,不承诺,情在淡然中拥有,才是最美

不期许,不承诺,情在淡然中拥有,才是最美

不期许,不承诺,情在淡然中拥有,才是最美;不说痛,不言悔,爱在平淡中相守,才是最真。原来,总有一种遇见,是心灵的慰藉;总有一种相依,是命中的欢喜。缘分天注定,逃不得,丢不掉;相吸在灵魂,离不去,走不开!

秋雨轻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

秋雨轻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

秋雨是柔弱的,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秋雨滴在地面,叮叮当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秋雨轻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它们尽职地演奏着,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小楼昨夜刚听雨,唯有秋晨入梦来。

芬芳明媚且安恬的时光,浅笑于岁月之巅,静静放牧心灵

芬芳明媚且安恬的时光,浅笑于岁月之巅,静静放牧心灵

将一份美丽婉约成风景,芬芳明媚且安恬的时光,浅笑于岁月之巅,静静放牧心灵,即使找不到来时的路,仍愿以一袭执念,追赶那份最原始的纯真。岁月静好,痛苦抑或忧伤,都是一种成长。期待有一天,回眸处,能拾回那个遗失的梦。

娇艳的杜鹃花开得真灿烂,在春风中摆动着她那柔软的身躯

娇艳的杜鹃花开得真灿烂,在春风中摆动着她那柔软的身躯

轻风微微地吹拂,如毛一般的细雨从天而降,千万条柔柳,舒展着她们的筋骨.瞧!那脆弱而娇嫩的小草正破土而出,贪婪地吮吸着春天的乳汁.经过冬天洗礼的大树争相发新枝.家门前的三棵的榕树,开始长出一些嫩绿的叶子,好像戴了一顶新帽子似的,真美丽,小鸟在树上活蹦乱跳.娇艳的杜鹃花开得真灿烂,在春风中摆动着她那柔软的身躯。

一盏孤灯照清影,执笔成书难成句,一池青墨惹相思,一点一滴离人泪

一盏孤灯照清影,执笔成书难成句,一池青墨惹相思,一点一滴离人泪

若我离去,是否还有归期?一盏孤灯照清影,执笔成书难成句,一池青墨惹相思,一点一滴离人泪。我该用怎样一种微妙的姿态面对一场花开花谢的遇见即使待到离别时也不会有太多的善感多愁。沉默,没有尽头地隐藏心底的暗伤,不言不语在一首歌曲里将自己沉沦;此刻,请不要与我谈起悲喜,就只想让自己的心安静再安静。

味道淡淡的,不敢去触摸

味道淡淡的,不敢去触摸

这素素的白,不张扬却也不隐忍。味道淡淡的,不敢去触摸。爱菊,却独独喜欢白色,其它颜色留不住我的眼睛。很多花,我都喜欢剪下来,插进花瓶里,放在前面,一边思考着一边嗅着香。可是白色的菊花就是舍不得,甚至不要去触碰,我怕碰疼了它晶莹剔透的魂。花不醉人,人自醉吧!

浅红套着嫣红、深红印着紫红、在滚动,在飞升

浅红套着嫣红、深红印着紫红、在滚动,在飞升

残阳是一支饱满的水彩笔,在云的面颊深情挥洒。云,燃烧起来,绚烂起来。浅红套着嫣红、深红印着紫红、在滚动,在飞升。边缘处,透着明亮,显着灵动;中间处,格外凝重,写满深情.近处的,层层叠叠、虚虚实实,如浓墨重彩在宣纸上点染,晕化。远处的,则如一条条彩绸,飘逸,朦胧。